巴铁幕后华赢系麻烦缠身 多地项目被政府终止不死之身

时间:16-08-24 03:38 责任编辑: 来源: 点击:

巴铁幕后华赢系麻烦缠身 多地项目被政府终止不死之身

随着“巴铁”的试运行,“巴铁”董事长白志明也随之进入公众视野。作为多个企业的控制人,与“巴铁”受到央媒的高曝光不同,白志明旗下的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与中国建设企业联合会最近则多少有点负面缠身。《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为全面揭开这两家单位的面纱,奔赴山东、湖北、湖南等地,打探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高调宣传、动辄数亿元的项目到底进度如何,并借此一窥该公司的业务模式。

最近,华丽启动的“巴铁”实验,将巴铁董事长白志明和他的“华赢系”推到了聚光灯下。但作为“华赢系”的重要成员,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联”)的业务,如今却在山东频频被政府终止合作。

在宣传信息中,中建联隶属的华赢集团宣称其“仅在山东的在建项目总额,已经超过500亿元”,并与20多个省市政府签署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合作协议。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调查中却发现,在资金来源为财政资金的情况下,中建联在山东金乡的“棚改”项目,却因拖欠工程款停工一年有余,政府已终止相关协议。类似的“终止合作”,还发生在山东多地。

而山东省金乡县一位政府官员,在谈到对中建联的印象时,甚至称其“管理涣散,项目层层转包,怎么看都像一个皮包公司”。

“经典案例”项目停摆

在中建联官网上,莱河社区二期、管庄社区一期被列在其经典案例中,但实际上,如今这两个工程均停工多时。

工地上的糊涂账:找谁付款?

8月16日一早,听说莱河社区二期(以下简称“莱河二期”)的项目部经理露面,于猛再次来到了工地。自2014年开工以来,这个工地一直用着于猛的脚手架,但于猛拿到的钱,却少得可怜。

停工的原因,源于资金的短缺。2015年10月19日,金乡县委县政府督查室发布通报(金督通字〔2015〕24号)中提到,包括莱河二期、管庄社区一期在内的11个项目均因开发商资金紧张,缺乏后续资金注入,造成工程停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莱河二期北区规划的5栋楼中,目前只有一栋封顶,另外两栋规划为11层的楼房,在去年建到5层时停工到现在,总工程量仅完成20%左右。

在多位当地与莱河二期项目有关的人士看来,这本是金乡县的重点棚改项目,但现在俨然成了当地政府的烦心工程,“不光我们拿不到钱,农民工的工资也在拖欠。”

金乡县高河街道办事处一位值班人员就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关于社区的问题,(去年)经常有项目相关的人闹腾,主要是工程款拖欠。”

“三个项目部,只有一个给了部分钱,还是工头自己拿的。”如今,登门要账的不只于猛一家,但他们却依然不明晰一点--这笔钱到底该由谁出?

“合同是和项目部签的,但合同上只是个人签名、手印,并没有公章。”于猛说,至于项目部又是和谁签的合同,他也不是很清楚。

溯源:交钱加盟中建联拿项目?

记者在工地门口竖立的牌子上看到“中建联陕西远大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字样,但现场除3位留守人员,不见任何与中建联、陕西远大有关的人员。

在记者以工程承包商身份与一位项目部刘姓负责人交流时,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我们是通过陕西远大拿的项目,建筑公司招标,中建联是开发商。”

而在解释陕西远大与中建联的关系时,老刘用“加盟的”作答。而据一位知情人士称,“(陕西远大)给中建联交了400万的会员费,保证5年有工程做。”不过,该知情人士同时补充称,“钱并不是真正由陕西远大所出,而是一位叫刘海军(音)的人借陕西远大的资质,为了接到工程,刘才交的会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尝试联系陕西远大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并未得到明确答复。但多位业内人士透露,这种交费挂靠模式,在业内确实普遍存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华赢集团旗下,包括一家名为中国建设企业联合会的行业组织。而从中建联官方网站的链接来看,如点击“加盟”,则网页直接给出的是标注“中国建设企业联合会”的广告。

此外,该组织标示与中建联一样,两家组织的负责人均为白志明,联系地址均在“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银河SOHO中心”。

而记者曾获取过一份中国建设企业联合会《总承包商会员加盟协议书》,其中提到建筑公司要加入该组织,可以选择三个等级的入会方式:A级入会费300万元,有效期3年;AA级入会费500万元,有效期5年;AAA级入会费800万元,有效期10年。

风险被层层转嫁

在山东某地招商局人士看来,从模式来看,中建联更像是一个掮客,只要终端施工方有足够垫资能力,项目就能推动,对中建联来说可谓是稳赚不赔。

分包商:与中建联隔了三四层

相比于中建联收取加盟会费,作为分包商口头上的二级承包者,“陕西远大”在拿到项目后,工程的转包与分包似乎并没有打住。

于猛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言:“我们现在和中建联说不上话,我们是和陕西远大下面的项目部签的,中间隔了至少三四层关系。”

在层层分包与转包中,工程款项似乎也被层层分割。一位莱河二期的分包商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上次拨款说是200多万,但实际到项目部的时候,只剩了70万。”

事实上,在加盟协议中,早已详细规定了会员单位在中建联中国建设企业联合会的介绍下成功取得项目后,每个项目中建联向会员收取工程总造价3%~23%的工程管理费。

有分包商认为,同样的管理费似乎不只中建联一家收取,而是存在于转包、分包环节中。但对于款项如何缩减,他们并不清楚,但这直接了影响到工程进度。

中建联模式被指“像个掮客”

高河街道办事处今年7月14日的工作日志显示,街道办副主任刘玉峰当日负责“对接中建联王总,和派出所李所长张指导酝酿清场问题。”清场对象,正是陕西远大。

金乡县“两区同建指挥部”负责人士说,在棚户项目改造上,有国开行资金作为资金支持,但资金拨付方面,按照合同约定,需要视工程进度来定。既然源头的资金稳定,为何要对陕西远大清场?“因为他的垫资能力太差,光等着我们给他钱才干活,所以我们要找新的队伍进行建设。”

值得注意的是,中建联一位业务员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中建联模式就是建筑公司成为会员单位,相当于抱团发展,但在工程开发“还要看你们的能力,因为前期需要垫资30%的工程款。”

山东某地招商局人士认为,从模式来看,中建联更像是一个掮客,只要终端施工方有足够垫资能力,项目就能推动,对中建联来说可谓是稳赚不赔。他分析说,在这种加盟及垫资的模式下,中建联甚至不需出一分钱,但前端分包商一旦不再愿意垫资,风险将直接被嫁接到项目上,导致停摆。

而金乡一位政府人士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中建联存在问题,一是管理人员混乱,第二个是这个公司像是皮包公司,靠签订合同转包盈利。”

500亿背后

据官方新闻显示,中建联所属的华赢集团,目前仅在山东的在建项目总额,已经超过500亿元。但记者发现,很多项目目前已无下文。

金乡县与中建联终止协议

如今,金乡县政府方面虽多次出面与中建联方面协调,却也是迟迟没有结果,但作为棚改项目,随着安置期限的临近,政府显然已经不能再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多方面获悉,在项目停滞一年多后,金乡县政府方面决定对莱河二期重新进行招投标。

近日,金乡县政府方面的多位人又士证实,中建联在金乡的项目,因为资金问题,他们已经没有能力执行合同了,县委县政府已经和他们终止协议。

中建联官网信息显示,山东济宁金乡项目是中建联首批重点政府合作项目,涉及领域包括基础设施、城区道路、公共管廊、旧城改造、园林景观等,总投资约8亿元,不仅仅只有莱河二期。

金乡县交通运输局人士也表示,中建联在金乡的投资项目确实很多,道路只是其中一项,完成的几个项目,目前还在审验阶段,从去年开始,就没听说中建联再有投资。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尝试向中建联金乡项目部求证,但在连续两日的登门中,中建联人士均在回答“无可奉告”后,迅速向记者下了逐客令。

寿光、驩城项目终止合作

同属华赢系的中国建设企业联合会的会内新闻显示,金乡项目是华赢集团首批重点政府合作项目,也是华赢集团PPP合作模式实践示范项目。中建联隶属的华赢集团,目前仅在山东的在建项目总额,已超过500亿元。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调查中获悉,中建联在山东多地确实有项目的落地,但却难言成功。

山东济宁市微山县政府网站显示,2014年6月15日至16日,驩城镇与中建联签订了两项总投资约120亿元的投资建设框架协议。不过,对于该项目的进展,驩城镇政府人士回复称,驩城镇与中建联2015年就终止合作了。另一位微山县的政府人士则表示,“不知他们是带着什么目的来的,公司和指挥部都成立了,但在搞一个标准厂房项目时,地基挖完就没有下文了。”

类似的情况在山东省寿光市也同样发生。华赢集团官网新闻中心报道提到,2015年4月21日,华赢集团政府合作项目再获战绩,与山东省寿光市政府签订74亿项目。但寿光市宣传部门在回复中称,“确实有签过协议,但是没过招投标,没有合作了。”

8月23日上午,对于华赢系在山东项目进展情况,《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华赢系控制人白志明,在接通电话后,他称正在开会,下午会和记者联系。截至8月23日截稿,记者并未收到回复。

曾被当央企看待

金乡项目事已至此,华赢系方面显然并未在意,在近两年的时间中,金乡甚至被华赢系当作典型案例进行宣传、推广。

中国建设企业联合会的信息显示:“金乡县从2012年开始,携手华赢集团,采用互利双赢中实现共同发展的市场化运作模式,推动区域的产业升级和经济全面腾飞,促进了金乡县的基础设施建设飞跃发展,带动其经济总量实现快速增长。”又比如,华赢集团官网称,(2015年)4月22日,在山东省寿光市74亿元重大项目成功签约之后,华赢集团董事长白志明不辞辛劳,又马不停蹄地前往金乡县考察在建项目进展情况,视察金乡分公司并指导工作。

而顶着“中”字头的中建联,甚至被济宁市当作央企看待。2015年1月12日,济宁市经信委的《2014年1~12月份全市对接央企工作情况通报》中,在新签约项目14项一栏,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赫然在列。

而据香港公司注册资料显示,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实际为白丹青(白志明的另一个名字)在香港成立的独资公司,注册资金10亿港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中建联网站所介绍的经典案例所涉及的地域,包括山东金乡县、湖北南漳县、河北任丘市、山东单县,其GDP总量并不突出。

而在前述山东某地招商局人士看来,对于一个乡镇来讲,中建联与驩城镇所签的120亿元框架协议如果实施,甚至可以把整个乡镇推倒重建,明显有水分。他认为,在城镇化建设中,PPP模式正被各地追捧,这种企业或许正是抓住了地方政府高负债、却又急于开发的心理。

不过,如今在金乡县政府网站及政府工作日志中,出现频率颇高的中建联,在今年3月22日之后未再现身。

小链接

今年4月20日,民政部公布了第四批100个“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名单,白志明任会长的“中国建设企业联合会”赫然在列。新华网在提及“山寨社团”的危害时称:由于这些山寨组织在登记不全面,一旦出现个人或企业被骗,将来的维权也会困难重重。

    与本文的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百名红通"落网第一人自述:想回国过完下半生 王
    2. 第50届休斯顿国际电影节今天隆重开幕 鸟停牛叶
    3. 习近平:抓紧抓实年度各项工作 努力开创部队工作新
    4. 2017年海口中职计划招生8640人 学费全免就业率高
    5. 特朗普击碎外国人的“美国梦”,印度人慌了,中国却
    6. 一小学生在游乐场 被小火车碾压身亡
    7. 发改委:一季度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6.9% 看脸时代
    8. 【华尔街英语热点】杭州新中心落座新地标来福士广场
    9. 21日盘后机构策略汇总:恐慌情绪好转 市场酝酿新热
    10. 国内首款用纯金打造logo的鞋子亮相加博会

    Copyright copy; 2008-2015 昆仑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88808号